• 讲道学之一
  • 讲道学之二
  • 牧会学
  • 传道学概论
  • 传道学
  • 教牧学
  • 聚会学
  • 第七章 讲道中的几个问题

    (甲)开头与结束。

    在祈祷后,讲道人登台时要姿态从容,俟在讲道台站稳了,要向全堂的人注视几秒钟,这时大家都坐定了,也安静了,便可向会众问平安(在久住的地方可免之)以后即可开口讲道了,先说奉主耶稣圣名证道,而后报出所要讲的题目,继着把要讲的讲下去就好了。此时无须说客气话,像在世俗的开会中常见的,就如说'兄弟本不会说话,也未曾准备,但主席说叫小弟和大家见面所以不得不说几句,若是有不周之处望大家原谅'云云,其实这些话是毫无意义的,而且全是自欺欺人的假话,原是不必要,无价值的,这些若是真的呢,你既知不会说,便不要说了,何必在众人面前献丑呢。你既没有准备,必是废话连篇,说起来只是耽搁大家的时间而已。岂非不说更好,有错请大家原谅,便是说明了,自己对所要说的话半信半疑,才预先留下退身之地,其实自己半信半疑的话原不该对大家说,唯有你笃信不疑的话,才可当众说出来,使人得益处,这一段开场话,若是假的罢,便更不该因为在开头时便说了假话,在教会中讲道时不宜说这样的话,看使徒在讲道时多是开门见山,开口就讲的,例如"彼得站起来高声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而听"(徒2:14)彼得就对百姓说,"以色列人哪"(徒3:12)司提反说:"诸位父兄请听"(徒7:2)彼得就开口说:"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徒10:34)"保罗就站起来举手说以色列人和一切敬畏神的人请听"(徒13:16)"保罗便用希伯来话对他们说,诸位父兄请听"(徒22:1)他们都是直接说话,并不客套,我们讲道乃是讲神的话,主的话,讲圣经圣灵的话,绝无客气之必要,在讲完了将要结束时须将本日所讲的几个要点简单的重述一次,使人把其要目能有组织记住,并将其重要的教训加重语气提出来,最后总不可忘记为会众祝福,若讲的是蒙福的道理,便要说愿会众守道蒙福,若是讲的警戒的道理,便要说愿会众离恶行善,得免去一切咒诅,若讲的是双层对称的道理,就要说免祸蒙恩,弃暗就光,出死入生,使听道者有安慰平安,有美好的盼望。

    (乙)讲道时的声调与用语。

    讲道时的声调要清朗,不可低声下气,使人听不清楚,而发生困倦之感,一般的话,要用中等声音,唯有重要的激励人的话,才可大声说出来,这样才不致失于平板。有人一贯用大声说下去,结果强弱不分,轻重无别费力虽多但仍是平板而不能动听,在人少时可小声一点,人多时非大声不可。屋内可小声,空场上非大声不可。会众缺乏教养,交头接耳,谈论家常,儿童嘈杂时,要想大声讲道,遮掩他们的杂音,其结果是他们大家与你一个人竞赛,他们声音反而更大了,遇到这种情形宁可用小声,或者他们听不到讲道声只听到喧哗,而略有觉悟,必要时,可振铃以静之,但决不可用大声与他们竞赛。讲道时不可带口头语,如继二连三地说这个那个那个……,我们这个这个或者不住地说,故此呀,所以呀,或是反复的说"……的时候喂",或是说些不住的毫无意义的胡话,我听见一个人在讲道时常说"因为的时候呀,所以的时候哇,故此耶稣才说……"云云,这两个短句的语气不通,方法不对,简直像梦话一样,也有人在讲道时,爱说"完全是这样,完全是那样",口口声声地说"完全完全",再加上啊……这个真道理啊……啊。是可信的啊,所以要记住哇,啊……;这样的声音有催眠的作用,使人听了想睡觉,这种口头语不是统一的,各人有各人的语病。在此不能一一例举,只有自己小心,废话少说,革除无谓的语尾、语助词,如"呢、呀、哇、啊、么、哪、嗳、要用得妥当而又有节制,免得使人讨厌,倘自己觉不出来,可以请别人留心听听,看自己有什么毛病,而后自己注意纠正,直到将无谓的口头语完全除掉为止。讲道要说正经话,粗俗尚可,但粗野骂人的话便不可说,试想一个讲道人在讲道时若说一声"他妈的"如何如何,岂不是太贻笑大方了么?野话不只一样,要小心注意平时的素养,在讲台自然不会撒野了,"污秽的言语一句也不可出口"(弗4:29),在讲台上便不可出口。疑惑的事不要讲,要说确定的话,经上说:"会中之师的言语又像钉稳的钉子"(传12:11)所以似是而非,可是可否犹豫不决的话不可说,若是自己不明白就先不说不要讲,等明白了以后再讲,主说"我们说的是我们知道的"(约3:11)其意思不知道的不可乱说,也不可假充明白,以免误己误人,不确定的话也不要讲,有人说起旧约的故事,或是救主行迹,其中的情节自己只大概记得,乃大胆说出来了,但其中有很多细节弄错了,张冠李戴,驴唇不对马嘴,自己一时高兴说了,以为附带一提无关紧要大体,但听道的人有明白圣经的人便觉得我们太草率从事,不求甚解,因而看轻我们,就是其他一切的事,也都考证查对,确知其不讹,才可以讲道中运用之,中国的古书太多,成语极繁,要精通古今中外之事,实非易事,唯一方法是宁可藏拙而不献丑,我读书少乃是环境所使,我记忆不强,乃是天资缺乏,这都不足为病,但我若不知为知,将天文地理、四书五经、滥事摘引,动则子曰诗云,动则苏革拉底、柏拉图,以精微广引为能事,好似精通百家诸子似的,若其中发生错误,便要为识者所笑,并落得好高骛远之名,实在不相宜的,这些事我们不说原无大碍,试看耶稣讲道中,多是朴素的言论,足见讲道并不是以深奥为贵,故不说我们确不知的事,乃是最好方法,讲道要说容易明白的话(林前14:9),越通俗越好,以便使听的人都明白,所以不可多用典故,若必需寻章摘句之时,就要立时加以解释,因为不见得人人都在神学,或世界学问中都有高超的水平,所以讲道中用语不可艰深,只要用那使人听了容易明白的话,不要说荣耀自己的话,因为自尊自荣,说自己了不起,是不太合适的,即是真有其事,也最好留给别人去说。记得有人在讲道时,说起自己坐飞机的事,竟不厌其烦地说起坐飞机怎样,总要使人记得他是坐飞机来的,坐飞机去的,他坐飞机了云云,我当时很为他着急,坐飞机很平凡的事,又何必再三复述呢,我以为把自己真光荣的事留给别人去说,把自己平常的事,绝不要拿来当作荣耀的事说。在讲道中故意讲几句好话以荣耀一个或几个坐那里听道的人,若能避免,以避免为妙,耶稣好心好意的鼓励彼得要把教会建造在他这磐石上,他立时动了肉体的情欲,阻挡主工,所以耶稣立即向他赶鬼(看太16:15、23),你看人是多么软弱呀,我想灵性老练的人并不稀罕人的夸奖,灵性幼稚的人当众一夸奖便跌倒,故此避免之为宜(路6:26)。

    (丙)讲道中的敬虔。

    讲道乃是极为圣洁的事,要存敬虔之心,时刻戒除私欲,讲道时乃是作神的仆人,为教会中最贵重的器皿,要圣洁自守,利用读经的人读经时默默祈祷,藉圣灵一时一刻的与神保持交通,接受临时的灵感,要除去一切私念杂念,以免发生错误的心(帖后2:11),把话说错了,讲道时要戒除淫念,记得在陕西传道时,有一个青年同工,他说有一个时候圣灵大大用他,他讲道感动得全堂痛哭、全堂大笑,在那时有的女子在他讲道时注视他,用眼勾引他,他没有用圣洁自持,守住自己,以后讲道的恩赐便没有了,此人后来归入本会,在一次与赵得理先生同行,游行布道时,被他的妻子的前夫勾结保甲把他捉去当壮丁,他逃出来,在一个夜间又被他妻子的前夫捉着杀死了,要戒除嫉妒纷争的念头,有人在讲台上发泄私欲,对本会的人自相攻击,相咬相吞,说些不该说的话,结果全教会都散了,教会为此几乎关门,我们要记得拆毁教会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讲道时,对自己最恨的几个人大加责骂,这样圈外的人因所讲的与自己无关,不感兴趣,不欲听恶言日久自然不来了。与纷争有关者,自不相让也要反唇相讥,结果彼此跌倒了。我们要确实记得,讲道是对大家讲,绝对不可只对一个或几个自己所爱的或所恨的,若非说不可时,可以自己对他说或带人找到他家去说,最后可由教会人集合评论(太18:15、17)但不可在聚会时到讲台上去讲。在讲台上攻击自己恨恶的人,足以败坏全群,使许多人跌倒,故为教会中之大罪。经上说:"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只害及一人,但在讲台上攻击别人,害及多人,故其罪与传异端相等。而较犯奸淫的罪更大千倍。讲道时,不可起贪心,想要藉道敛财,或是提倡叫教友给自己送钱,这是在动机存心上的事,而不是言词上的事,看摩西、大卫、耶稣、保罗教导人努力捐钱的讲论,叫他们的动机是要捐者蒙福,而不是自己得利,爪哇地方圣灵会的风俗,是谁人讲道,就可以全收乐捐的钱,作为已用,于是讲道人中有少数贪心者,便费尽脑汁,叫人多捐钱。这真是一个失败的办法,不幸这个可耻的恶俗,也侵入到真耶稣教会里来了,竟有人讲道便得给钱,不给钱就不讲道的事情。还有人为要使讲道者独收乐捐,竟不惜分裂教会,于是为首者,另立中华教会以实现营钱的目的,真耶稣教会的传道人多是变卖一切舍已从主的人,但为了维持生活,供给子女及家用,才由教会供给相当之生活费,但本会某地中有为支会照管不到之处,竟有人自己有一份生活,还从教会领一份讲道费者,每次讲道收费若干,否则就不来讲道,可怜当地人才缺乏,也就不得不如数交费,以免他不来无人照管。这真是开本会从来未有之先例了。经上说"首领为贿赂行审判,祭司为雇价施训诲,先知为银钱行占卜"(弥3:11)莫非就是指这样的人所说的预言么,可叹我们传道人没有能够为主找到足用的人才,以至不得不把神的儿女,交在"师傅和管家的手下"(加4:2)把神的羊群交在"雇工"(约10:13)手中,言来心中生出无限的感叹与自疚,愿真爱主羡慕圣工(提前3:1)者,勿效法之。福音真理是"白白得来的,也要白白的舍去"。

    (丁)讲道的的手势与姿态。

    讲道时的姿态要自然,最好不要把双手都放在讲台上,偶然有一些移动固属难免,但不可机械的游动,在讲台上走来走去。最重要的是不可把眼望天花板,或是望地面,若是这样,听众一定睡觉的,讲道必须眼望听众才行。也要注意同时照顾坐在前后左右的人,不可只望一角,以免有人误会,以为是单单对一部分人讲,而忽略了其余的人或是以为有"看女人"或是偏重男界的嫌疑。讲道时咳嗽、吐痰,并把痰吐在讲台上,喝水、脱衣服,把眼镜反复地带上摘下,或是双手拿眼镜说话,把折扇不时打开,煽扇子,等一会又折合起来,把一支粉笔拿着不放,偶而把它放在空中又接到手里,或是手掌中夹着一个花手帕,不时打开向面上煽几下,所以有这些都是要不得的恶劣的习惯。因为他们像是游商场,说古书,说相声,演魔术,讲家常的动作一样。把这样的动作搬到讲台上来,其不相宜是可想而知。过去的表演装哭、装笑、装疯、装死,向杯中倒水,搬炉子点火,蹦蹦跳跳的神灵活现都是过分的不庄重不虔诚的。在讲台上要避免这些动作,叫那些奋兴家去作好了。我们不可学他们,手势不可呆板单调,以不同数目的手指,或手掌、双手、单手都可作为表达情感之用,但每说一句话手便一动,便显得太多,反之若双手下垂始终不动,又太呆板,在紧要的时候佐以手势,使人注意,有辅助语气的作用。宜练习运用之。我对手势一项无甚研究,而经中除了有举手说话外较少说到用手示意的方法,望个人自己留心或寻别的参考书可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