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为文学之柱石,文化之劲军,古之先哲贤圣无不全力提倡,今日诗曲之盛行已达黄金时代,本会乃一划时代之宗教,举凡一切无不别出新裁,诗歌一项岂可拾人之牙惠!

况他会作品缺乏灵力每次唱和心灵不通,赞颂者未足以上达,训诲者而不能深刻。祈祷诗而不能切实,确是诗歌之玷辱。灵人必不取焉。

盖诗之为物,运之于灵,集之于道,被之以德,行之于实,方为不朽之作,然后笔之于书,歌之于喉,通之于神,感应于众,以至扎心刺骨,或悔改而更新,或受教以立志,或灵交而益深,或引人而皈主,或促人而成圣,令人五体投地,洗去千年罪,涤净万念尘,高歌一曲入于妙境:如伴天使,似坐父前,忘在世界,而游乐园。

灵品佳作犹待大贤,诗有所加,教有所鲜,死守成规,必无进焉,灵人奋起继后之编,革故鼎新,望教牧其共勉,口唱心和,荣主在天,哈利路亚新人永欢,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