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 肾癌蒙治痊愈

李芳亭 口述 李经邦 代笔

余今年二月间,至宁波任市立医院助产士之职,于三月间,忽腰间作痛,时有发热,饮食减少,身体日渐瘦弱, 嗣由院长及医生诊察查视,均嘱多事休养,于是只办事半天,虽腰即痛止,然精神仍然疲倦,迨至八月间,偶患痢疾甚重, 随经本院医生,治以注射,用最新疗痢剂数次,始告痊愈。继之不数日,余右肾腰际,作痛颇剧,兼有发热,经医生诊察热度 ,达一百零四五之高,右肾后,突有肿块,隆起如拳,由院长诊视结果,声言此系肾病或肝病也,并催余速拍电达家, 但余只随勉书快函禀报父母,不数日有三叔亲至宁波医院,余三叔亦医师也,诊视余病断曰肾脏病,向医院说, 拟先将余肿患处之脓抽出,而医院止之,因恐浓汁漏于肠间,再患腹膜炎,人必致死,议遂作罢, 余三叔遂由浙宁护带余返抵南京家中,因余家母多在老会,遂速命人抬余至南京医院,其主任医诊察之,曰:此肾脏癌溃浓积肿, 极难治之症也,即施割治亦非往上海日本大医院割治不可,且生死须听之,旋即抬余至光中医院诊视, 医生曰:此重症须先借血然后割之,但亦未敢轻试,继又抬余至城南医院诊视,曰:此肾脏割治,非有多数老练医生帮助开刀, 则不易下手,敝院对此病医疗无办法,余悉知此数医院医生,均为留学日德等国,结果如此无办法,颇为伤心, 最后抬往鼓楼医院,经医生详细诊察,曰:此系右肾癌溃浓,但仍不放心,恐两肾俱患,虽割其癌,则亦无生命矣, 必先用爱克司光照察,方可割治,并且于对弱体之人,下蒙药施大开刀手术,实不应轻易,一连住院八日,终无治法, 医生并言:身如发热,则不易救治矣,余住此院中,心里思索,没有办法,只有吃点好的食物待死而已,但余又不能多吃, 每日只能吃三次牛乳,不意于十月二十五日下晚,父亲令余母亲带同表嫂来说:要抬回家求主耶稣施恩医治,余闻言,心甚愿意, 遂用竹床抬余回家,至真耶稣教会堂,长老令余跪堂中,有女仆用手扶余体,斯时大众都为余祷告,祷毕身上觉得有力, 患处减痛,第二日即安息,大众又为余迫切祷告,又觉得身体非常快乐,患处亦不痛矣,如平日无病然,但尚未能站立起来, 连抬余三日至会堂,因余信心微小,余母亲早藐视真耶稣教会道理,余亦看不中意,因此,一时信心怎能充足?然至第三日晚间, 父亲召我,余被抬至路中时,闻得会堂中众人唱诗声音,极受感动,衷心喜乐非凡,即至会堂,余即能坐起用心听道, 后随众人祈祷,长老令余行走,余即来回步走,散会时,余心中快乐无限,遂独自步行,走回家中,一夜心感主恩, 喜乐难言,赞美祷告,思盼明天速向我亲邻去作见证,乃我之愿也,但余告诉同学,闻之并见余行走,甚为心异,有受感者, 亦有讥为心理作用者。总之,余至此身体日渐强壮,饮食剧增,只腰间肿块虽略小,但仍未全行消去,长老宣称速领洗得救, 余遂于下一安息日,至城外领受大水洗礼,返家后,余即以手探患处,右肾后肿块,果然消去,恢复如常人, 无异。令女佣视之,亦然,余满心喜乐,希奇真神的大能,赞美感谢主恩,使我这卑微将死的身体,再活起来,重生一个新人, 如此鸿恩,念念不忘,随后余即往各医院去作证,众医生都说希奇之事,闻所未闻,余力证得治之由来, 将主耶稣之恩典告诉诸位,有受感连叫希奇者,亦有似疑者,总之,余格外蒙恩,深感主爱,故摄一影登报,荣耀给真神。

民国十八年十一月十日

死病也活了 康全夫 自证

全夫今年五十岁,北平人自幼在希腊教,并任该教传教士二十余年之久,来南京之目的,即原为创设希腊教,因种种条件不够乃中止活动。

小女康杰,年二十一岁,得了必死的大病,竟蒙主耶稣的医治。

当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在北京曾与魏保罗长老见过,那时听见他作了很多见证,但不相信,并且还要故意和他辩论。即至住在南京,离真耶稣教会很近,虽然进过几次会堂,也佩服了许多道理,可是不肯加入。

康杰一病了,在无指望的时节,特来求魏以撒长老去祈祷,第一次是牛西拉长老和林路加执事去的,祈祷了两三天稍微见好,但仍不能吃东西,魏长老就禁食祈祷,圣灵启示他说:"给她施洗赦罪就好了"。于民国三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用车拉到水西门,就受了合法的洗礼,哈利路亚,果然不药而愈,于是我们全家也都受了洗,这才知道普天下惟独真耶稣教会才是真耶稣教会阿们。一切有病的人,和一切有罪的人要切切相信,不可迟疑了,阿们。

石瑛先生得医蒙召

石瑛先生字衡青是中国一代的闻人,党国的柱石,曾任南京市市长,代理湖北省主席,湖北省参议会议长。

抗战期间,他在恩施患最恶性的虐疾,因为又是老病,年事又高了,万分危险,他住在西人所设立的第一流医院中,天天打针吃药,受尽了痛苦,但仍不能治除他的病,以至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家人朋友已经为他预备了后事,因他已卧床不起有二十多天了。有一日,医院中一位姓王的护士,问石议长说:"你觉得医院对你的病还有更好的技术或良药吗"?石议长说:"我一点也想不出了"。那位王护士说:"那末你听说过有个真耶稣教会没有"?石议长说:"没有"!"难道真耶稣教会就能医治病吗"?王护士说:"能的","从前家父在武昌高等法院作事,双目失明,就是在真耶稣教会祈祷好了的"。石议长说:"那末你给我请他们来祈祷吧"!

次日真耶稣教会的人一到了,石议长一看,原来是他的侄子石维新长老同着徐提多余志强等几人,于是就问石维新说:"你入了真耶稣教会怎么没给我说过呢"?石维新说:"议长信仰佛教二十多年,吃斋念经,修庙布施,外号都跟你叫石和尚,谁还敢给你讲道啊!前年我们魏以撒长老本叫我领他去给你讲道,都被我拦下了,现在你即相信,我们就为你祈祷好了"!于是把一个老教会办的医院就临时变成了真耶稣教会祈祷的所在了。

第一天祈祷了他就很安然的睡了,精神很好。

第二天祈祷了,他就能下床活动活动了,并想饭吃。

第三天又去祈祷,可了不得了。圣灵就在医院中降在了他的身上,他跪着跳起大说方言,很久才止,从此百病皆消,冷热全无,以至全医院都震惊了。

第四天就出了医院回家了,这一把大火丢下来,烧热了已冷的灵胞们,因为这个时候第二荣誉军人教养院已去四川,本会已入于停止状态,又因大轰炸不好租房。

石议长信了主,倍加虔诚,舍弃佛教皈向真耶稣的名下,于是由他发动建造会堂,由胡志鸣监工完成,可容数百人,至今还在恩施巍立中,于是湖北支会的力量也加强了,还在房县竹溪县的本会受逼迫的时候,大得石议长的助力,得以平安传道,而支会在省府立案的手绪也弄得十分妥当了,兹将石议长亲自所作的感恩颂录之于后,可见其热心真诚事主之一般了。

感恩颂

恩主耶稣。我真感谢。你赐我的恩。有加无己。我的病消除。我的罪赦免。脱去旧人。穿上新人。从今罪恶不沾染。换掉肉体。得着灵体。更有何疾病纠缠。我的道力增长。不是靠我。全靠我主的恩。遵守诫命。坚定信心。我主教我处处自勉。我主领我。我跟我主一步一步。走到天父的面前。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荣耀归我主。无量无边。

石瑛敬 献中华民国三十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