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叁 惊人奇事

南洋 何腓利门 陈马可 同证

井中水面安然坐    群孩飞起空中舞    身坠高楼也无妨

山打根本会,于七月二十七号,差派我们为真理出战,重赴古达,亚庇各埠,来回凡半阅月,兹将各地经过情形,略述一二,荣耀耶稣圣名。二十八号到古达埠,蒙男执事王弥迦到码头接待,是晚即到女执事陈马利亚家,晚间聚会祈祷,属灵弟兄之会集,其乐非言可喻,兹将见闻之处,见证如下。

(一)陈马利亚女执事有一男小孩,年才四岁,有一次爬上楼窗,高约二丈,竟倒坠地上,毫无损伤,并无惊惶之状,转瞬间,自自在在的又爬上楼来了。

经上说:祸患必不临到你,灾害也不挨近你的帐棚。因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护你。他们要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诗91:10-12)

数千年前记载的圣经,竟然在此二十世纪的今日,还能发生效验,这岂不自称文明的人类,尽都惊奇而诧异起来吗?

(二)陈马利亚女执事又有一个女儿,年才十一岁,一次失足坠水井中,得天使亲自援她起来,她在水面坐着,好似佛坐莲花,得见异象并和天使讲述了许多话。论人能在水面行走,现代人类必说:"怪诞不经,荒谬绝伦",而唾之,若再看我们的见证,最小也要骂我们是个"狂"。不是这样,怎么会符合保罗的话呢?(罗1:21-22)我们再查考圣经的时候,先前已有人在水面走了,并不是新奇的事。马太十四章二十五节说:"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面走,往门徒那里去,门徒看见他在海面走,就惊慌了,以为是个鬼怪,便害怕,喊叫起来。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彼得说,主,如果是你,也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耶稣说,你来罢,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稣那里去"。

在水面走,非只耶稣,连彼得也曾在水面走过,所以这次陈女执事的女孩在水面上,我们也可以相信耶稣和彼得所经过的是真的了。

(三)古达本会,聚会祈祷时,有几位小童,被圣灵充满,能举起空中,离地尺许,飞舞如蝴蝶状,快乐似仙人跳舞。

今天我们写此信之时,又接到保佛埠本会来函,称述该地本会,于八月八号晚,大家聚会祈祷时,圣灵大降,五十二人聚会,三十六人得着灵洗,各种喜乐,无微不有,圣经应许的,没有一件落空,最奇者,该处教会也有一群小童,被灵举起,飞舞壁板上,好似蜜蜂嘈营,古书称述神鸟,说部记载仙人,亦不能及此神子之快乐,所以现在班鸟,瞎儿带路人(指老人),惊惶失措颠狂万分,(亚12:4,耶33:9又4:9)间有尽情毁谤者,更有怀疑莫解者。(太13:11-17)其实,真教会属灵的人,被圣灵充满确有飞舞空中之可能,现在传说耶稣的各教会,不凭圣经去传道,所以才不能看见这事。从前以诺升天,(创5:24)正在被圣灵举起而上的,腓利被圣灵提起,由耶京上至亚锁都。(徒8:39)先知以西结被灵举起。(结3:12)以上几处圣经,都是说被灵举起离地而上者,不仅古达,保佛两处本会今有其事,出自真神者,自昔皆然,凿凿有据。这样,正可以证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

其外古达本会,有特别恩赐,能操英语讲道的,或用国语讲道的,种种恩赐,无奇不有,主恩浩大,应该见证,感谢真神,我们到古达停留二天,一天到本会灵胞家里,靠主恩坚固弟兄的信心,主也为我们开施洗恩门。至于该地有幼稚的灵胞,不明真理所在,争执洗礼必须某某,与从前哥林多教会相仿佛(林上1:13-17),我们即根据圣经指出其误解,然后才明白,赞美耶稣,第二天我们又到监督会首领赖春成老牧那里,辩明福音,他竟敢称二十年前得着圣灵了,以勤看圣经和孝敬父母为凭据,我指斥他的错谬,证明灵言才是得圣灵之据,他强辩说,得圣灵不是一律和五旬节一样都要说灵言的,我以哥尼流事为证,(徒11:11)他又竟谓本会传道专捉书蠹,这样的老牧,真是可怜,其后他转词谓五旬节时代,确有圣灵,以灵言为据,但那时是幼稚时代,今日我们长成了,福音传及天下,我们有一千九百多岁的老人家了,还要什么灵言不灵言?我说马可书说,必有新灵言才是主耶稣的真道,那么怎么解释呢?他竟词穷,不能复置一词,竟老羞成怒谓我们强解圣经,我们知道主还未开他蒙蔽的心眼,故辞之而出,后来听说他良心觉悟,渴望我们再到他那里,如果他是主的羊,必定自能跳出巴比伦,来到所谓锡安山的真耶稣教会。

二十九号晚,我们搭船过亚庇并挈带王弥迦执事同行,意要为他增长灵界阅历,并可增加圣经的教训。

到了亚庇,清早搭车上吧巴埠,宣传真道,晚间到罗荣贵灵胞家里聚会,(罗灵兄年届九十余,原属安息会,客岁锡龄灵兄到此给他施洗,此地因人数不多,故还未正式成立会所),晚间主引导一位巴色会的少年信者廖国麟君,和二位异邦人进来问道,愿主不弃他们,开了救人之恩门,荣归真神,此埠有监督会,巴色会,天主教,安息会,(但安息会已全成了荒凉之地了)一号我们造早饭,还欲在此埠作工一天。临行之顷,忽接得保佛埠本会电招我们上保佛。乃改程,搭车前进,十二点到保佛。田腓立执事等,在车中握手,高唱哈利路亚,车中之人,惊讶之至,因未闻此种声音的,我们往探各灵胞,并说主恩之浩大,种种见证坚固他们,是晚在彭吕底亚执事家中聚会,因此地居埠之中心,是晚各界来集者甚多。我们靠主的大能,证实真道并奉主耶稣圣名医病逐鬼,翌日,主也给我们施洗礼恩门,有钟培生君者,保佛埠要人,亦经受洗,病亦痊愈,本会在此受洗者。已达百三十余人,而得灵洗者仅二人,我们看见这种情形,十分诧异。遂将根地和古达灵界的喜乐,讲述一番,并尽力勉励他们速求圣灵不可怠慢,旋即搭车落亚庇,岂知是晚圣灵大降,得灵洗者竟数十人云,其外有操英语讲道者,有灵言讲道又能译出者。有三岁儿跪下祈祷,得灵歌叫他父母看圣经读某章某节者,有一群小童被圣灵举起飞舞板上似蜜蜂嘈营者,(前书我经述过的)我写到此处,不觉心里快乐起来,莫名其妙,即停笔祈祷,赞美真神的大能。阿们。

我们到亚庇,适值安息日,并于此时,开办圣餐,讲解属灵真道,并商榷建筑会堂事。又此地于四月间陈西门执事,因事来根,各种会务停顿不少,我们求主帮助,彼此协力把重要的问题都整理清楚。在此停留四天,日间出战,晚间筑城,开洗礼一次。在打里卜开洗礼一次,亦曾往兵冷邦,望加达,斗亚兰各小埠,撒放真理种子,已起一星火了。在亚庇本会因办事人不足,惟彭洪亚拿执事,故另选江清和先生娘李户勒太,罗恩光先生娘曾底波拉为本会执事,他们都愿献身事主,将来定结美满灵果。但愿各地本会多为亚庇本会祈祷是盼。

我们在亚庇,亲到巴色会首领温少莲老牧师那里,和他论圣灵道理,叫他求洗礼,他说:得着圣灵了,但未甚充满,(我记得客冬到拿笃地方,质问巴色会老牧葛士彰君,有无得着圣灵,他说,未饮酒时乃有圣灵,醉后就没有了)我们斥他是自欺,有什么凭据呢,他说,我如果没有圣灵,那里能够在广东传道二十余年,招得一千数百人入教会呢?我们直指非得灵洗,乃每月二十元之代价,是雇工非牧人,并说得圣灵的凭据和求法,他竟右左而言,其子在旁(上海同济大学生)插嘴而言"你们教会传道人述真神为万能,我看真神好似四脚犬,下贱之极,又好似一个瓦杯,任人安置打碎他也不能见什么。"这种牧师,传道给别人,而自己的儿子,竟变成无神派,试想他所传的,是真理不是真理?圣灵在他心里,不如说:魔鬼在他们心里,正为恰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