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 治好各样病症

一、开了不能闻雷声的耳朵

魏李路得是河北省容城县午方村人,是魏以撒的生母,于十岁的时候,因为害病把耳朵聋了,她听觉的发育既然不全,所以在说话方面也就不大流畅,外人多以聋子称她。

她未出嫁的时候迷信大仙爷,常给别人作巫术,可是她自己的聋病始终没好。

大约是二十五岁出嫁,一同到了北京,也信了基督教伦敦会,并舍弃了一切迷信,在老会很热心的,又引她的婆母及全家一同礼拜,究竟是空跑徒劳了。

后来因行孝回到午方村侍奉其叔父婶母,自己每逢礼拜日必进城礼拜,可是耳聋照旧不好。

到了民国六年冬天魏保罗氏为印书报,回家卖地的时候,魏母李路得氏也破冰受了合法的血洗,过了几天早晨看见主和他显现的异像,被圣灵充满,魏保罗长老就过去为她按手,耳朵立刻听见了,原来她聋的情形跟一般人是不同的,甚至连打大雷都听不见,她只能跟别人说话别人只和她打手式谈话,但以后呢连很小的声音也能听见了。从此她知道魏保罗长老是得了真道了,也就成了圣洁,许多人受感受了赦罪的洗礼,使徒魏保罗曾有一首全家蒙恩纪念诗曰:

(1)赞美真神耶稣名,藉着灵生施大能,医治好了许多病,治好路得耳不聋。

(2)灵恩分给众信徒,大家齐声赞主名,荣耀归神我圣父,这才真是圣灵工。

(3)更正教会必兴起,显明洪恩与真理,新开生路救万民,皆因受了圣灵洗。

(4)必归天家享永福,平安快乐无灾病,哈利路亚赞美主,救我全家喜不胜,

(5)切求恩主救万民,速速脱离灭亡城,哈利路亚耶和华,天上地上赞美他。

二、气臌全消 王彼得 证

又有一讨饭老妇,姓王吉林省城内人氏,因她丈夫来延讨账,不但未能如愿,反被欠债主诬其诈财,用势力将他告发监禁起来,此妇人无衣无食,挨门讨要,因气得了臌病。数月不能饮食,有人介绍给她受洗,气臌立时好了,她又觉得腹内饥饿,我们给她买了烧饼十五个,她就完全吃尽了,此时主又感动一中年男子,将她接到家中,以为老母侍奉,这十件大神迹,此时因工作已完,我们回平安村度年节去了。

三、爬来求医走回传道

民国十一年二月间,有一个人叫赵福来,是上蔡县吴量寺宋庄的人,他妻子患脓泡大疮病已三年多了,直直躺卧了三年之久,也听说真耶稣教会到了河南,因为家贫苦,自己既没有车,又没有钱能雇得起车,就用手爬到上蔡县南关本会了,计有二十五里之远,自早至晚整整一天的工夫,到了以后人就像死了一样,半夜大声喊疼,第二天恰巧施洗,病人非洗不可,他丈夫和许多人拦阻不住,看的人山人海,从水里上来就走到会堂,一跪下祈祷就受了圣灵充满,起立跳舞约二小时之久,再次日早晨起来看见床上有如大铜元的白皮,再看看自己的全身如同婴儿的肉一般的鲜嫩,行动也自如了,心口疼病也好了,她自己就做了一杆丈长大旗,天天在全城报告蒙恩的喜讯,后来她又生了三个子女,多人因她蒙恩,阿们。

四、将死未死棺材无用

民国十五年,天津有一位牛俊卿先生,他的妻子得了盲肠炎的大病,临死复生了。

有一天毕道生长老,同牛先生到了新婚的魏长老家中,请去为他妻子祈祷,魏长老问主,圣灵没有许可。乃坚不肯去,此时毕道生长老以眼示意,叫他跪下,他就跪在地上求去,于是魏长老就带了毕道生长老,和李玉梅女执事到了他家。

看见院中有一棺材,正用人在糊纸,屋里有三个医生正在诊视,彼此研究的结果是,中医的汤药已来不及了,西术开刀已经晚了,一齐不再处方而去。

魏长老转身也要走了,以为他们没有信心还跟传道人开玩笑,为什么家中请了这些医生还请人来祷告。经毕长老解释以后我们就原宥了他们,为她祈祷的时候,吩咐李女执事为她按手,那呻吟无力能言的病人,大声喊着说"疼死我了!慢一点按哪!"李玉梅女执事说:"大家还祈祷吧!这是主下手了,因为我的手本没有重按她"。我们又大声的呼吁?,病人说"不疼了,我好了"。病人就大解,约有两天的工夫,都便的是脓血,从此就完全好了,到了安息日就上教会去,当着众人把颂赞献给父神了,全家都受了洗,阿们。

五、太太病好丈夫事主 王彼得 证

此后因家母归主一无挂念,主说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后游行布道,去献县不足一年,又去庆云游行布道,两次受洗者有二十余人,在庆云灵工大开,因手内缺乏衣食未有帮助,就在胞妹徐王志信就是西沽本会,徐恩波的祖母家中暂居,并给他们都受了洗,有一天到天安医社李以利大夫家中讲道,最希奇是天国的子民,蒙神所拣选的张梦麟先生,津东马路凤祥鞋帽店的东家,此人素日好佛,是理教之人,常常救济贫穷,因他前夫人手上生一个无名肿毒,经多处医治无效,李大夫以利给他注射了一针,彼得与他夫妇讲了许多道理,他们很受感动,次日又来医治,李大夫说:"现在有病请人医治,如要信了耶稣,可求主医治,更好得快了",他说:"怎样求主医治",李大夫说:"请我们长老给你们按手祷告,你们如有信心就必好了",他说"我信"。所以大家一同跪下,彼得为他夫人按手,奉耶稣的名为他们祷告,完毕,疼痛立止。疮痕消去很多,加添他信心,后他们就买了一部圣经,每日同家中人等来三条石天安医社查考圣经,张太太之疮,完全好了。全家非常热心,天天来此祈祷查经,日后有多人受了洗,并介绍同利兴冰窖多人受洗,张先生很热心帮助教会,为复兴天津本会,最要之柱石。乐意接待远人,并常常周济在主里面的贫寒弟兄们,后圣名雅各,并经教会立为执事,哈利路亚,荣归主名。

六、吐血洗愈全家归主 王彼得 证

公理会的人,为此事常作见证,哈利路亚,阿们。此后家母,年迈多病,未能出外布道,又因母亲与弟弟尚未受洗,因此常常忧愁,常求主说,主啊,我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家里的人吗,求主感动他们,教他们归在你的名下,这是我平生之盼望。后吾弟王志祥在外劳动过力,吐血一年有余,医药无效,只有待死,后将他送到我胞妹徐王志信家中,他说:"我不久就要离世,因家中贫苦,故后用匣子用席就不足为论了,我妻一定改嫁的,死后最关心的是家母无人奉养,家兄终日传道,又无力养老娘",我胞妹安慰他说:"你不要过虑了,好好的养病吧"!说话之间,彼得来到,胞妹将志祥所言一切的话告诉彼得,我听了就默祷,有圣灵对我说:"你要告诉他,教他悔改,奉耶稣的名受了洗,病就好了",初次未领受,次日又劝他说:"主说,教你受洗一经受洗,就好了,今你如愿活着,就受洗,如不愿活着,就别受洗了"。他听了说:"我要受洗",当时我们即赴河边给他施了洗,从水里上来,精神倍增,病体全愈了,足足三日又去外作工,家母一见甚为喜欢,因此亦受洗了,哈利路亚,荣归主名。

七、杂病全释 湖南 杨爱全

我因杂病缠身多年,痛苦难堪,医药罔效,吃斋念佛,也是无益,民国二十二年,叶得恩宣传真道,医病赶鬼,甚有奇效,我听了信了,病就痊愈了,二十三年春季灵恩大会,受水灵二洗,自此为主作工,建筑圣殿,二十八年负财务责任愿尽力荣耀真神,阿们。

八、怪病顿失 湖南 陈选民 代证

女子李梅秀年十六岁,常宁西乡十里冲祖居:早已许配唐姓,并未结婚,去年三月间,得一怪病,有如妇人受孕一般的状态,甚为痛苦,其母无可奈何,只好请医吃药,求假神又不灵,用邪术又无效,虚假邪术都用尽,并且钱也用亏了,女子之父母见无办法,只说由她死罢,但唐翁婆劝她来本会,听道求医,正月初十日为她受水洗;病就好了,寄上照片一张,请登报上,荣归真神。

九、致死大病竟得长寿

余年二十岁时染患自遗症二十余年,医药无效,弄得身体半死半生,正在奄奄一息之际,忽然主恩临到。曾有一女灵胞,送我圣灵报二份,圣经一本,嘱我到洞阳市教会查考,我头次前去,病就好了,又在学校默祷,身体也渐康复,二十四年五月去长沙石塘铺先受圣灵,后受水洗,并常跟随周司提反执事,往信徒家作见证,二十五年冬,入湖南支会神学三个月,二十六年正式传道浏阳六处,教会传道五年,三十一离浏到湘,在湘省十二县教会,驻会传道现在湖南上柴市分会传道,十正年,曾受各种灾害,得主之保全,为感谢主,荣耀真神亲自作证,阿们。

民三十六年四月九日康约珥见证

十、胃病得愈全家蒙恩龙洋门村倪立福见证

我是老教会的信徒,因常与本会传道人接近,由听真道受感动,脱离老会,加入真耶稣教会并蒙按手改名彼得,服务教会,妻室,曾患反胃之病,已有二年,呕吐不止,医药无效,蒙主医治痊愈。

又二十年,曾得一子,年九岁时忽染疫毒极剧,灵胞数人,同心祷告,蒙神垂听,病即全愈。

又二十九年四月十七日,数十匪徒进入我家,劫枪并将我毒打,三十年手掌又患无名肿毒,疼痛异常,进龙田医院,月余,无效,蒙传道人劝我一心靠主,果得主恩疮疾得愈,这数年蒙主可怜,诸事顺利,家业复原,感谢真神在我身上显出他的大能,阿们。

倪彼得见证

十一、霍乱死去圣灵救回陈木金证

我是天主教信徒,于二十九年,往山场染患瘟毒脚腿肿疼,得病乱投医,请传道的,请中西医,请鬼念咒,都是徒然,只好待毙,至三十年正月,胞姐返家,见证真耶稣教会,才有神恩,由此弃邪归正,入了本会,薛港分会请灵胞代祷,日见全愈。

又李国良之父年七十二岁,眼睛昏花,三十五年三月十一,登楼,由天井落下伤了内部,大小便不通,医生断定无救,主在他身上,显出大能。病得全愈。

又其侄爱梅年两岁,于同年八月患霍乱之症,八月十四日夜,将其抱出,扔于山场青草内,经过两夜,其母蒙主指示,用水祈祷,后灌入口中,吐出污臭之物,即复活抱回抚养,这是我亲眼所见的见证,荣耀归真神,阿们。

十二、昏迷瘦弱得治全家念口重生

我随父在大浦经营建筑业,民国二十二年,有一天看见门外有一条狂狗,我即取枪向之射击,狗未击中,自己反倒失迷,数分钟后,始清醒,自此身体即患病,日见瘦弱,医药无效,求神问鬼不灵,医生断定,此病无医治希望,棺木备齐,只等一死,后我弟,由沙头角来,听说真耶稣教能治病赶鬼,只要有信心,不用吃药,家中即送我前去,经丘马利亚、丘矶法执事,奉耶稣名将我的宿痪治好了,于六月一日,受了大水洗礼,同月八日请丘矶法到我家将一切邪神,一齐取消,全家二十余口,均蒙主圣恩,三十五年七月六日,立我为执事,圣名彼得协助教务,与主作工,荣耀真神阿们。

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丘彼得证

十三、大病将死求主得生

民二十四年春,我染病在床,病重不醒人事,求医问卜枉效,经邻居张约伯父老,劝我父信靠耶稣,重病定得医治,我父不听,反听巫婆之言请道士赶鬼,于途中又与张约伯先生路遇,张仍劝我父信靠耶稣,我父乃受感动与我母商议,我母亦受感动,当即赴教会,请传道人,后张约伯先生,报告会众,代为助祷,很受感动,返家后,我父将家存之偶像,一并除去,一心靠主,当晚我神志稍安笃信祷告旬日病愈,举家感谢神恩,全家四口受合法洗礼,虽并在国难难境未受损害,荣耀归真神,阿们。

一九四七年九月七日万顺清见证

十四、得病很久蒙治更速  湖南  刘恩光

兹因妻室,叶云贞身患边疯之病,十六年之久,医药罔效,后专心靠主,求神医治,不多日,果得痊愈,二十六年九月,受水洗灵洗,三十六年选任财务责任,忠心为道,荣耀真神,阿们。

十五、病愈得子

陈慧贞女士,是河南上蔡县十里铺人,在民国十一年,本会初到上蔡时,她和乃父陈清洁长老就受了水洗灵洗,也看见神藉他仆人的手施行了无数的大奇事。

后来她嫁给一位阚县长,又同他丈夫吸上了大烟瘾,得了干血痨病,十个月之久,骨瘦如柴,卧床不起了。

县长把全县的远近中西医生都请到了,不惜以重价吃药,因他本有原配夫人,为一门三弟兄都没有儿子,乃又娶陈女士,加以素日感情弥笃,故视如珍宝。

民国十八年秋在百医不效的时候,陈慧贞想起主的大能了,乃同丈夫说明,谢绝大夫,派专人往各地找某长老前来祈祷。

当时阚先生在河南新野县任上,因不知某长老尚在何处传道,乃遣一得力精明的佣人,带了可供三个月的用费去找。果然在武昌三道街本会遇见了!交代书信,说明来意。

信上说:"如实不能分身,请在信纸上,奉主耶稣的名写来几句祝福的话,我信我的病就必好了"。

那位长老一见此种信心,圣灵浇灌,大受灵感,立刻跪下祈祷,圣灵许可,"照她的信心为她成全好了"。于是被差了的人留下了八十元钱,拿着带应许的信就回去了。

陈女士果然好了,并生了一个很健壮的儿子,她来信大意说:"我一看见来信,就穿好了衣服起来,自己勉强着梳洗了,切切的祈祷,圣灵又充满了我,我就把那信用火烧化了,放在一杯黄酒里喝了,此后饮食大增,不到七日天癸来了,现在已生了一个儿子,全县士绅吃喜酒,请派人来传道,不可失此大好机会"。

于是就派了翟子光执事去了,工作良好,正要大兴建筑,不料县长被土匪暗杀了功败垂成,足见撒但不愿叫我们救人哪!实在可惜。此与"摸裙照影"的神迹可并美了。有荣耀都归给赐恩惠,权能的父神,阿们。

十六、两次开刀,绝望重生范子贤证

民国二十九年春,内子范萧恩贤女执事得了无法能医的大病,起头是发烧肚疼,向来小病是不吃药的,并且主也籍我们夫妇的手医好了很多的病人,自己有了病只有祈祷靠主了,但是经过天津全会和本人多方各样的祈祷仍是无效,并禁食多日多次,也不生效,直到秋季仍是发烧,有时虽然略好,事实不见大效,乃请女大夫诊查,据云"为子宫瘤"。该女大夫诚恐不确,又转约专门此症的大夫再作详细的检查,复云"真是子宫瘤"。

病人年已快六十岁的人了,怎能长期受此病苦呢!乃愿意快快去见主,但想到对我家对本会都很重要如开办三条石本会,帮助西沽祈祷所,帮助官银号本会等工作都很努力,又常常禁食事奉主,真不愿她即时离世,乃想再找高明大夫诊治,在祈祷时得主启示"得在来年三月解决"。于是心急难等,乃入妇婴医院,开第一次刀,在三个安息内尚好,刀口处仍有寸许未好,不料过一二日又发起烧来,祈祷似不蒙允,大夫又束手无策,乃给在河南支会住的魏以撒长老去信,请求代祷指示一切。回信内中述说了一件陈慧贞的见证,并云"只要病人能见着我的面就有盼望"。

肖恩贤玉照

肖恩贤玉照

延至十二月,又听大夫的话仍得二次开刀破腹,乃迁到恩光医院,正施手术之大夫名林崧,帮助者为施锡恩,不料二次割后,日夜疼痛不安,更加重了,饮食大减,觉也难睡,刀口很久也不见好,并见有病人吃的菠菜从肚内流出,证明肠子也已破了。

肠子这一破,内子已知九死一生了,不住口的安排后事,舍侄约瑟夫妇每日到医院探视,大夫暗暗的对他夫妇说:"你们老太太的病,实是没有指望了,从前协和医院经过这类的病,有些年在三四十岁的人开了刀,许久不封刀口的都死了,现在你们老太太快六十的人了,气血更不足了,实在没有指望了",于是又安慰病人说:"你们不是信真耶稣的么?非求他施恩不可""。因为人的法子都已用尽了"。苟延残喘的到了来年春天,医院用尽手段劝病人出院回家,并说到家后换换环境或能好了,病人说:"我入院的时候是完完整整的身体来的,现在叫我破破乱乱的出院不行"。

后来听说:"魏以撒长老不日到天津了",全家和病人万分欢喜,不等大夫再催就出院回家了,不几天,果然魏理事长到了天津,病人深信主藉他一按手定能好了,果然照信心和预言成全了,此医学无术,大夫束手的大病,只藉他的忠心聪明工头三次按手,完全好了,刀口也长好了,肠子也长好了,疼痛全止了。哈利路亚,主用人之奇妙信心相接之重要,于此可见了,后来我们听魏长老说:"自接肖女执事请求代祷的信以后,不住代祷,并禁食在主前恳求,先蒙了应允,才又赶快来津的。足见魏长老爱心有加,替人负责所感所成的大力呀"。哈利路亚。阿们。

十七、十三年筋骨疼痛好了王选民代证

王光庆,原籍山东青州府寿光县,现年三十三岁,逃难来京,住丰富路,于民国三十四年七月间得虐疾病甚重,正值王选民执事在邻人郑光义先生门口讲道时发作,当经按手祈祷立刻好了,遂未再发,乃真信了活神。

伊内刘氏患筋骨痛病十三年之久,甚至走一步得叫两声妈!乃领进南京本会,恰赶上十月初四日的灵恩大会,第一天祷告时,就被圣灵充满,亲自指示跳起来,跳的时间很久,把两双鞋子也跳掉了,从此完全好了,再没有疼过,一家三口受洗归真,哈利路亚,荣耀救我的父神阿们。

十八、蒙恩得入真耶稣教会之回忆姚荐楠

三十六年四月四日儿童节,余于满清末叶偕徐氏兄弟,风人(巽)季龙,(谦)在北京圣公会,一同受的点水洗礼,彼不过藉教会为护符,达我排满革命之目的,并无其他作用,直至民国二年讨袁失败,亡命东京,在中华留日圣公会,遇英人伊牧师悦理,约余襄赞公理会,聘为四董事之一,至民国八年某日,伊氏忽向余发出惊异艳羡之声而贺曰:"恭贺贵国中华好大福气,听说耶稣基督亲自在中华显现,产生圣灵教会,这真是了不得呀!这真是了不得呀!"余笑应之曰:"我一点也不懂圣灵教会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福气呢?"伊氏告余曰:"圣灵教会就是耶稣升天后使徒传道,圣灵大降临的时代,听说耶稣基督现在贵国所设立的教会,与使徒时代完全一样,这不是最可贺的事情吗!"彼此愈笑愈兴奋,那时还有英人伊师母,伊小姐均在座,伊氏即约我们一同跪下,祈求圣灵,约十分钟后,伊氏谓余曰:"姚先生求得圣灵没有?"我说:"没有"。伊氏说:"我的小腿肚子蹦了一下,不知道是否圣灵咧!"我笑说:"不知是不是咧!"于即起立,毫无结果,过此以往,至民国十一年归国,在上海友人家,遇乡友朱君世醒,因余忿人心不古,骂"东方为伪孔,西方为伪耶",朱君甚表同情,并谓:"只要耶不伪,就有办法。孔子非宗教,无足深究"。且语:"余近日在皖北一带,对各耶稣教会如何大声疾呼。换其更正,以堂堂之教,正正之旗,根据两约圣经与老会辩真伪,所谓长老牧师者,均哑口无言,个个抱头鼠蹿而去"云云:余谓朱君曰:"君真快人快语,但外国牧师也并非尽为国际侦探者",乃举英友伊悦理告我中华有圣灵教会,如何赞叹,如何仰慕,并如何与余同求圣灵一段详细经过之故事,"朱君颇首肯,旋即到朱君寓所,彼此查经,查得脉络分明,头头是道,余之快慰,不可言喻,朱君语余:"你在满洲末叶,北京圣公会受那点水洗礼,是无用的,要重领受大水洗礼才行"。余彼时即请朱君代我施洗,彼笑谓曰:"耶稣未授予权,予不能,将来自有人给你施洗"。无何,朱君病矣,病且重矣,入病院后,余每日往探,看其病状,一日朱君叹息谓余曰:"真神要我去矣"。余曰:"君去余将安归",相与泣良久,又数日真神竟接朱君去矣,余彼时居测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旋即奉总理命,运动长江上下游军队革命,遂将此事置于高阁矣,厥后,总理病崩燕京,余继续为革命奋斗,直至最后北伐成功,余心绪稍佳,又想到圣灵教会之事矣,民国十八年,余自北京到首都,菊偕夫人因病带长女凤鄂同北京友人张伯纯家旋回寿州原藉,遇吾友高效安,余正襟危坐而问曰:"圣灵教会究竟在中国何处,余十年仰慕,至今不得其门而入真怪事也"。效安说:"北门桥就有真耶稣教会呀,这真是觌面遇之交臂失之也";余乃于安息圣日到北门桥真耶稣教会,得晤曹光洁长老道貌岸然,飘飘然有神仙之概,谈之甚洽,旋开会,余看大家祷告时,轰声震耳,姿态各异,余不禁喜从衷来,大笑不止,事后自己觉得太过放肆,很感到难乎为情,曹长老慰余曰:"见道不笑必非真道"。余曰:"唯!唯!"正谈论之间,张巴拿巴长老亦自上海来到,相谈更欢,张长老谓余曰:"你有空闲没有?可不可以到上海总会一视?"余欣然应允,比即阵同张长老赴沪往横滨路真耶稣教会总会,正赶开春季灵恩大会,群贤毕至,少老咸集,余得逢此光荣盛典,每日参加聚会听道,卒获领受黄浦江隆重大水洗礼,旋蒙恩被圣灵充满,余于此时方得尝到圣灵滋味,十年仰慕一旦得着,愉快之情,生平未之有也,住会通月,返回首都,(可惜张长老一念之差,意欲自充本会发起人,埋没主于民国六年赐恩拣选中华之历史,深盼张氏一转念间,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幸甚幸甚。)翌年菊偕夫人,携鄂儿自寿州原藉来至首都,夫人居原藉半载,患枯血重病,先父福田公医道精深,蒙医治未见愈,先在北京施今墨名医诊治不愈,来首都后,就杭辛斋名医诊治,卒未见效,病危矣,一日余谓夫人曰:"你能信耶稣不能"?夫人说:"信有什么好处呢"?因夫人向来反对我信,故而发出此答,余曰:"信耶稣病就好了!"夫人此时,已到山穷水尽,笑答我曰:"如果病能好,我就信呀"。余乃喜出望外,走告吾友高效安曰:"菊偕可能信耶稣矣"!效安与其夫人玉清喜极,马上同来我家,替夫人祷告,比即感觉身体稍稍舒适,厥后夫人于民国十九年十月十八日,南京本会秋季灵恩大会领受大水洗礼,病即痊愈,更蒙主赐次女凤纪,翌年蒙主赐长子凤磐,又越三年蒙主赐次子凤砥,一家六口,子女各别在大中小学读书,基督化家庭于兹成矣,其乐也融融,于二十六年日军入寇,举家逃亡往四川,抗战八年,日军投降,三十五年举家荣回首都故里,其间经过蒙阿爸父活神救主耶稣基督宠爱保护,种种神迹奇事,笔难尽述。哈利路亚,阿们,余请搁笔,击案唱一短歌,结束我的见证。

曰:心眼开了,圣灵得了,有真光常内照,救主领导,天国真能到。

耶稣功比天更高,信者罪免福且多,得其平安乐陶陶,必永远唱歌。阿们。

十九、天使剖腹生男孩

民国二十五年,有一位长老在河南上蔡县东边的杨集地方,召集了一个比较扩大的灵恩会,本来应该次日闭会施洗,但圣灵启示要提早施洗散会,因为大雨快下了,多日不晴,许多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施了洗就散会了。

那位长老同王路加长老还有一位弟兄,就起身要回上蔡县,有一位姊妹迎面而来说:"不是明天才闭会么?我是受洗来,又能赶不上吗?"于是告诉她早散会的原因就一齐往她家里去。

忽然风雨交加,我们的布伞也给坏了。大雨倾盆,在较洼的路上走,立时水流上腰了,那位长老说:"现在可给你施洗了!也免得换衣服了"。于是给她起名叫"路得",意思说是在路上得的这个姊妹。她信主非常热心,常受丈夫的逼迫,结婚十九年没有生育过。

有一次她病了,她丈夫不但不服侍她,还在讥诮她说"可用着你的主给你治了,我是不管你的",不多几日她丈夫也病了,他们住在村外,所以也没有人知道。

有一天下午路得忽然看见两个穿白衣服的女人,进了房子。手中提着一个箱子,一位说:"她的病太重了,非开膛不可"。于是另一位天使就按着手脚,就把肚子开了膛,取出来一大块病,开膛的时候路得自己都听见声音了。天使临走的时候说"还得开一次膛就除根了"。

路得就把这个白天的异象告诉她丈夫,她丈夫不信。

又过两天,路得明明看见那两位天使又来了。又是开膛,又取出一大块病来,把肚子缝好了。天使说:"这回就可以生小孩儿了"。

路得告诉她丈夫,她丈夫仍是不信。

过了一年路得已四十多岁了,果然生了一个男孩。民国三十一年那位长老又到了河南,带着一大队长执分区大聚会,路得就早早的为孩子做了一个独轮小车儿又做了许多馒首,自己推着这个天使开刀医好所生的胖大灵孩,跟随着在各本会为主作见证,许多人增加了千万倍的信心,知道昔在今在不改变的主,直到今天还是在我们中间呢,仍在大声应许着说:"你们寻找就必寻见,祈求就给你们成就,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全""。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阿们,哈利路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