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独行奇事

一、近视眼变远视

王作滨看见自己所介绍的瘫子治好了,也在当夜受了洗,自己的信心就加了千百倍了。就在这种情形之下,又显出一个可令千古捧腹喷饭的笑料来了。

次日他带着受洗的黄泥到了教会,他说"请魏长老把我的近视眼给摸一下"。

魏长老说:"主藉我们治病,乃为解除痛苦,可怜人类,并不是无故逞能的邪术可比呀!你这近视又有什么苦呢?"

王说:"那苦得很哪!第一就是中学算术没有人教,非我不可,我每逢Go to borad把眼睛贴在黑板上写,粉笔面儿都跑到眼里去了,怎么不苦呢?!"说了话就双膝跪在主前请求祈祷,魏长老就给他一个无敌牌牙粉包看看,果然必须把字挨近眼边才能看的见呢!于是大家为他祈祷按手。

王先生起来再拿那牙粉包看,看了再看,反倒看不见了,但忽然把手往旁边一甩,倒看见了,竟成了一个大远视眼了。

有人说"再叫长老按按手看"!王说:"别按啦!再一按看到东京去了,还没有办法了呢"!

但睡了一夜觉的次日,仍然恢复了近视,他也不再强求了,后来他就办起本会来,他当时受感作了很多诗对,有一幅说:"想当年东方博士随奇星而西行竟成谶语"。下联说:"看今日中原圣徒送灵光于世界的是真传"。已有很多本会把这幅对联书写在会门圣墙上了。哈利路亚。父神在他身上大得荣耀,阿们。

二、五伤显现

山东潍县本会栾康成手足肋显钉痕枪伤二十一天有多人观看。十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安息日在干河王村施洗毕一百四十多位灵胞正听道,忽然有白光大若鸭卵,明如夜间之月,在会堂前后上下大绕了四次,老幼共见哈利路亚。

(录自民国十三年一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次四版)

三、不识字的能作歌

河南扶邑八里营村,本会一位不识字的妇人,被圣灵感动,作歌一首云:"得救全在基督灵,中华民国作先行,日出东方照西边,圣灵降福道传真,以撒探母往北京,河南教会靠圣灵,门徒暂受世上苦,神子永居真神城"。南京本会曹光洁长老函云,圣灵在哪里施恩,使不识字的人作先知,使小孩子讲道,这就应验废弃聪明人,拣选愚拙人的话了。(林前3:19)

(录自民国十三年一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次四版)

四、双城大火本会无殃

民国十五年春双城城里西南面尽成一片焦土,这是什么缘故,他说,西南面有一天失火,从一家花园起火,并无引火之物,距花园百丈之处,尽都起火,他们有人在教会祷告,求主保护你的教会,不要被火烧了,此教会也在西南面,主果然保护教会,毫无牵连,教会之四围,全被烧尽了,还有热心的执事,王太太他家亦在该火场内,正在烈火暴发的时候,他和鲁锡恩一同在房上祷告,忽见一火球落在房子上,烧焦了一片,然而并未着起,又来了一阵大风,险些将他二人吹下了,从此他们就下了房,又是一阵大风将房草吹去,从此就不怕。火在西南角上烧了二百五十处,连安息日会,并其他教会全被烧尽了,此地只剩下真耶稣教会与王太太住宅,后由哈尔滨来了数辆救火车,救了三昼夜,始告熄灭,可见真神慈爱保护真耶稣教会,及王太太住宅,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阿们,这是鲁摩西见证。

五、临终洗脚平安睡去

家母因想念外甥女,旧病复发,眼含珠泪,因此就不醒人事了,呼之不应,叫之不灵,在床上躺了三日三夜,未能断气,当时彼得见事则迷,不知是何原故,有同灵的女信徒来看望,问我说,"长老给老太太行洗脚礼了吗?"我说未洗,她说"老太太三日夜未断气,就是等洗脚礼吧!"我立刻用水奉主耶稣的名给她洗脚完毕,还未擦干,我母亲就平安归主了,以上是民国十九年正月十二日,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

六、失而复得  廖明华 自证

余因违抗父命,得罪真神,于抗战初年饱受苦楚,素来不依靠神,总相信世俗的朋友是真,于警报声中,离开南京,至安徽宣城避难,谁知该处反先南京陷敌,一路奔逃不知如何是好,朋友至此亦大改其常态,先迫余妹冒险来京,继因余母脚小不能奔逃,坚不肯留钱米给养,行不数里,即弃余与小孩于不顾,谓大难临头,各自维生,余索前存伊手之二百元,伊掷五元于地,曰从此我们断绝关系,不必往来,吾家六口尽在此地,(伊尚带有男佣人三,女佣人一,为之背负行李。)死亦无憾,汝携汝子别图生路,不必纠缠,余即忍痛与之道别时,天将晚,炮火连天,因饥因乱无力背负小孩,乃雇一挑夫,一头置箱子,一头坐小孩,担着行走,连过三道小河,挑夫愈走愈快,余以为必在前面等候,尽力追赶,结果不见影踪,斯时掩护队迫令难民走围埂,不走围埂难免与敌人相遇,至此哀号遍野,惨不忍闻,余已力竭精疲,专等死之来临,但一想到有小孩在前面等待,又奋不顾生的往前乱闯,一会儿滚到水田里,弄得满身泥水,一会儿从高坡跌下,不知疼痛,闯到芜湖铁路边,不觉昏倒,恰巧朋友六口连佣人一共十口业已到来,其女佣忽觉脚下有人,朦胧中知是熟人,乃灌以开水,烧芦席为火,余始复苏,朋友骂余无福,谓此三岁小孩,定于下午四时渡江时被敌机炸死。(曾炸沉两只轮渡死一万余人)余闻之心痛欲裂,乃决心靠神,痛悔前非,终日终夜祷告,不吃不睡,为的向神要回这可爱的独子,每日走行六十里,每于十字路口遍贴字条找小孩,有时走去,又复走来,听人家小孩哭声,即疑心是自己的,行走九天到达安庆,忽见余往日同事之桑先生,向余跪地即拜,余急扶起,彼谓余之小孩"余离芜湖五里之内遇见,旋弃箱子,(箱子内皆重要物件)负小孩至江边搭帆船搭上了五十七师某连之船,当时连长谓三船一连,齐开安庆汝来余船喝酒何如,吾因贪杯误事,不料连长之船勾上了小火轮,一晚即到安庆,今已九天矣,闻小孩之船已翻,请你恕罪,吾年已三十八,仅生一女,愿送给你,以减罪疚。"余斯时知小孩坐帆船,或者还在世上,乃好言安慰桑先生请去休息,余即到江边守望关口,与检查哨一同工作,检查哨检查一船,余即问船上有无小孩,船上之兵见余问小孩均呼余为疯子,以枪试比,若再叨问马上枪毙,余已置生死于度外,一共问到三百五十余只小船,至明晨八时左右,太阳东升,余头上身上之白霜均乘热消化,此时见一只船坐着一个青年,唱的梅花三弄曲,知系湖南人,余照样访问有无小孩,彼姓张名德清,在五十七师任连副,对余颇客气,即盘问小孩衣饰、形态、姓名、似知其下落模样,余一一实告,彼忽叫"华华!你妈在此!"即由舱内将小孩抱出,小孩一声大哭,周身发抖,余亦喜极悲来,以为是梦,不觉昏倒在地,有数分钟,桑先生闻之赶来抱住小孩,并请人灌余开水,余耳际只听到有声音说"你的小孩是真在此,并非作梦。"感谢我的活神恩主,余睁眼一看,小孩满脸红光,一身整洁,无一处表现有蒙难形迹,余连忙跑去,向素不相识之张连副,和刘一鸣上士致谢,并办鱼肉请吃便饭,他们反送小孩三元钱,和水果,又现依依不舍之态,留下姓名住址,一直护送至九江,始离去。余母子登上了最后一只难民船,始平安返湘,现小孩就读于金大附中,蒙神祝福也还聪明、健实,学名志诚,道名复得,不但小人算是失而复得,即余为浪子,亦从此不敢再离天家矣,全能之神,又是慈悲之神,只要你向他哀求,没有一样求不到的,愿荣耀权能永远归于我们独一无二之真神,阿们,哈利路亚,阿们。

七、土洞塌下、活孩无恙

方言恩弟兄和严信心妹妹,结婚八年没有生育,有一天正在祈祷的时候,想到:"我若摸摸哪位长老的衣裳,就可以怀孕了"。

如此果然就得了一个孩子。日本的轰炸机不断的投弹,除了抵抗的人以外,属灵的人们竟没有受伤的,所以大家很有信心,向来不跑警报的,他们相信真神可以随时给开飞机的人打打灵电,叫他们投弹的时候,或早或晚可以躲开神的儿女们。

民国二十九年炸弹为要刑罚一个背逆之子,就把一个大土洞炸塌了,当死的人也死了,可是洞内有从信心所生的那一个孩子,那时孩子才一岁。于是有许多人帮忙挖土,想救出那个小孩子,用了大半天的工夫仍是找不出来,因为一丈多厚的土已竟都塌下来了,大家都以为是把孩子砸得粉碎了,也都停止不挖了。孩子的母亲,以为这是从祈祷来的我要把他扒出来,给他作件白衣服再好好的把他埋了,也许蒙天使保护还没有死,于是又求了一二人再挖,果然听见小孩子的哭声了,既至把孩子抱出来一看一点儿伤都没有,天使用一张破桌子把孩子遮住了,不透气的土,压了大半天也没有闷死,岂不更为奇妙么?

陈复得玉照

  于是给孩子起名叫方重生,将来这个孩子长大,不知要为主发些什么光辉呢?经上说:"他们的使者,常见我父的面"阿们。

      八、真神大能超今绝古 感恩传单

真耶稣教会,乃国人魏保罗于民国六年在北平发起,现已传遍国内各省市,以及美国檀香山、南洋群岛、印度、日本等地,均设有本会,真教会系属灵神权教会,到处医病赶鬼,绍唐全家,自蒙恩加入真耶稣教会,受了合法水洗后,蒙神施恩祝福,不料昨日(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三时小儿旭东年九岁,一时不慎,由一丈四尺高之楼梯上跌下,地面为石头铺成,即时鲜血涌流,使人惊骇万状,绍唐因笃信基督耶稣是真活神,故当时毫无疑惑,抱起血儿,乘人力车飞奔西关静安门内真耶稣教会,及至会堂,邓育英同灵及余夫妇,大家同心合意,恳切痛哭祷告,求真神施展大能的手,医治这孩子,幸蒙恩主耶稣可怜我俩这年逾半百老夫妇之娇儿,经祈祷后,立时安静,熟睡多时,并呕吐一次,血如八寸盘大,血厚寸余,范氏见小儿不省人事,即昏倒于地,生醒时,疼儿心动,非抱赴医院检查内部是否摔坏不可,唐言,真神造天地万物人类,就是内部摔坏,只要信心坚定,主必医治,你如将小儿抱出会堂,余即碰死主前,随向桌上碰两头,将桌碰坏,蒙弟兄拉住,范氏无奈,只得跪下哀声恳祷说:"主啊,请你叫小孩会叫我妈吧"。

廉旭东玉照

主真活神,小儿随即叫妈,众人都言旭东叫咧!范氏在哭祷时,未听清楚,说我们哄他,小儿复吐二次血,同前,看小儿吐血太甚,非上医院不可,余被主灵感动大怒,用手向面上打二掌说"儿命在旦夕,还不恳切求主,等到何时"。范氏复跪下哭祷说"主啊!求你令小儿叫一声妈能喝点水吧!"主成全小儿大声叫妈说"我喝水"范氏立即起来,喂一小勺水,即咽下,又吐三次血,遂反身说"不要怕,咱们都是信耶稣的人",鼻息如雷大睡,我们大家跪下恳祷,又出四次血,继续五次血,余叫人将被搬到教会住会,恳祷天黑,晚祷,主灵感动陈志远弟兄说,"旭东到晚十一时准小便",果到夜十一时,小儿猛起说"妈我撒尿!"撒尿后,大哭说"妈我脸痛、嘴痛、眼痛、手腕痛"我们大家起来跪祷,求主叫小儿安睡,次日早晨,小儿吃耢糟一碗,鸡蛋两个,次日十一二时即好,教他母唱诗,第三日安息,小儿即复原,范氏被圣灵充满在祷时是圣灵感动,陈志远言"小儿五脏、心肝、脾肺、臂皆换一新"感谢主的大恩,小儿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皆蒙全能真活神的大恩矣。哈利路亚,阿们。

蒙恩人:廉绍唐(奇星)、廉范秀贞(妙光)率子旭东敬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