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神从死亡的边缘上拯救了我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基督圣名作见证:

我是真耶稣教会·上海本会的姊妹,名叫龚建文,今年三十八岁,家住上海市·长宁区。从生病到现在已经过了漫长的十年。

一九九三年时,自己觉得要实现人生最大价值,所以想出国读研究生。白天上班,晚上读夜校,本来我从小体质就弱,加上工作紧张,出国考试的压力,积劳成疾,于九三年突发心脏病。当时,人已经不能平卧,整夜整夜坐着,腹中积水。到上海市胸科医院去诊治,医生说是左心室衰竭(心脏功能衰竭),马上住院。最后的确诊是缩窄性心包炎。医生说若不动手术,恐怕要没命了,因为心肌被裹死了,无法收缩和扩张,也就无法正常运作。当时我母亲说:"这孩子体质差,怕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手术"。医生说:"反正她还年轻,搏一下吧,说不定能闯过"。到九四年十一月动了手术,当上手术台,打麻醉药时就过敏,结果休克了,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从手术台上下来,进了重症监护室,又是急性肾功能衰竭,小便全是血,医生当时也摇头说恐怕没救了。我现在想,当时肯定是主没让我死。我又一次挺了过去,但是,从此便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原想手术后身体能慢慢康复,但事与愿违,一次又一次医院进,医院出,每次都是接不上气了,心跳160多次,还心率不齐,阴间的大门仿佛就在眼前。人说:"病急乱投医"。看见我这样的景况,父母都为我着急,两位老人都年过花甲,退休在家,别人都是享儿女天伦之乐,可是,他们却整天愁眉不展,提心吊胆,夜不能寝。后来听人说拜偶像能治病,就去相信,钱是不知扔了多少,但毫无起色,那些苦难的每分每秒我现在都不敢回忆细想。到了一九九九年初,天气寒冷,我感冒发烧,本来整天卧床的人,体力就差,加上发烧,又犯了心脏病,住在医院急诊室里,吸氧,吊液。有一天,我母亲接到她妹妹的电话(我阿姨是信主的)她对我母亲说:"主要救你的女儿,让她信主吧"。我母亲当时也没说同意,不同意,就说:"那你为她祷告吧"。到九九年的夏天八月份,我稍微能起床坐坐,走两步。我母亲就跟我说:"去乡下阿姨家住两天,换换空气吧"。我当时答应了,到了阿姨家才知道她们早就计划好要接我过来信主,住下以后,就让青浦区赵巷真耶稣教会的冯长老、李执事和弟兄姊妹们来为我作祷告。我那时身体非常虚弱,连坐在床上都坐不了,随身还带着家用氧气瓶,每天黄昏时都要接一会氧,阿姨家离教会又太远,怎么去受洗呢?看教会的老姐姐献爱心,主动提出到她家里住一段时间,以便受洗。八月底到达赵巷真耶稣教会。一跨进老姐姐家的大门(当时会堂尚未建成,聚会是家庭聚会),迎面映入眼帘的就是《真耶稣教会》五个大字,我心里真是一惊,我在上海市区可从未听见过这个名称,这是什么教会?住下以后,每逢安息日听长执讲道,听弟兄姊妹唱诗,作见证,弟兄姊妹都很关心我,大热的天每天都来为我作祷告。漫漫神也开启我的心窍,在十月四日我受了水洗。由于身体长期卧床,体力很差,一动就累,就要引发心跳过速,受洗后,一个星期我休息在床。感谢主!主的恩膏充满整个屋子,甚至我的身上全是。两周以后,当安息日那天,我勉强起床坐在聚会的屋子里祷告时,圣灵降在我的身上。从那天开始,主就让我努力学习圣经,但是苦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回到上海市区家里以后,病情突然加重,一口饭也吃不下,气也接不上,由于长期躺卧,脱钙,胸前的肋骨软化,往外翻,整夜胀痛,又开始了痛苦漫长的日子。医院进,医院出,有几次是觉得连活命的指望都没有了。也感谢主,赐给我一个好母亲,(她与我同时信主)在我绝望之时,母亲不但鼓励我,还为我整夜祷告主,教会长执和弟兄姊妹也为我切切求告主。在这样苦难的时候,主却一刻也没有放松要我读圣经,整本圣经就是躺在床上有时甚至一天只能看上一句,就这样通读完的。到今年二零零三年圣晚餐之前,我已经稍微在家能走动走动,主要我去领圣晚餐,要我守安息日。但是教会离家实在太远,身体实在承受不住一路上的颠簸,我母亲靠主刚强壮胆,在教会附近乡下花钱租了一间小屋,离教会很近,我勉强能走到教会守安息日,听真道。刚开始,从中午12点聚会到下午2点多散会,我坐着都累,别说跪着祷告了。慢慢地,过了两个月我刚刚能从开始坚持到结束,主又让我上台讲道,可是我却不肯,我想等自己身体完全好了,再为主作工。我那时下午坐着都勉强,上台讲道能撑得住吗?结果我说不讲以后,身体一天天软弱了,主的管教加在我的身上,我在神面前悔改,立定心志为主传道,主就让我刚强了。在那个安息日(6月21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个安息日,我上台为主证道,虽然只有短短四十五分钟,但却让我刻骨铭心。当时200平方米左右的会堂没有话筒,讲道人要扯着嗓子讲,我平时说话时轻得弟兄姊妹都说象只猫叫。但是在那个安息日,我在台上发出的声音响彻会堂,我自己都吃惊,感谢主,那堂道完全是出于圣灵的工作带领我讲的,神用他大能的手将我的身体托住,让我站立得稳。那天我在台上没有人看出我是一个重病在身的人,我竭尽全力为主证道,主的恩典也临到我身。

从住到乡下到现在回到上海市区短短七个月左右的时间,我的精神比以前充沛很多,脸色也从以前发黑、发灰渐渐转成正常色,还能慢慢地上下六楼(我家住公房六楼),现在每逢安息日能乘长途汽车到教会聚会,在台上讲两个多小时的道,人不觉的累,这真是感谢真神,将一个已死的人又拉回到他的面前,仿佛是一棵枯树又长出绿叶,换发了新的生命。弟兄姊妹们都说:"看见你在台上讲道,真是真神的,活生生的见证,见证了主的大能,见证了主的大爱,主耶稣是真实存在的,他就在我们中间")。

我深知自己又一次的生命是真神给的,我当将余生奉献给主。现在苦难还未完全离开我:一个是我目前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另一个是神藉着环境的严酷,藉着人的攻击来试炼我,但我坚定相信,神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我定会靠主刚强,战胜一切的苦难,忠心侍奉主,用尽自己的力量,传扬主的真道。

感谢真神,感谢本会的长执灵胞们对我的关爱和祈祷,也恳请灵胞们继续为我祷告主,求主使我身体刚强,赐我口才,能力,能讲出神全备的道理,也求主坚固我的信心。耶和华我的力量啊,我爱你!你的慈爱上及诸天,你的信实达到穹苍。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

阿们!哈利路亚!

真耶稣教会·上海本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