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之行(1)
  • 大道之行(2)
  • 大道之行(3)
  • 大道之行(4)
  • 大道之行(5)
  • 大道之行(6)
  • 责备与灵修

    魏以撒讲牛广洋记录

    引 言

    灵修的至要等于吃饭,喝水,穿衣,反过来说,无灵修的人,就是"赤身,贫穷,可怜,瞎眼"的。

    灵修即是灵责,责即是修,修即是责。因为是由于圣灵在人心深处发出来的指责,所以才能经常不止,无微不至。那么,灵修必须建立在责备上,无责备就无灵修,不接受责备,就是不接受灵修。自己不接受责备,就不能责备应责备的人。若人没有随时随地的责备,也就不能得着灵修了。这样看来,不论是自己灵修,或是别人灵修,都是少不了责备的。

    >>> 一、责备的意义

    >>> 二、责备的目标

    >>> 三、责备是属两方面的

    >>> 四、责备原则

    >>> 五、责备的益处

    >>> 六、不接受责备的恶果

    >>> 七、责备与羞辱

    >>> 八、责备、毁谤、论断和咒诅

    >>> 九、责备的程序

    >>> 十、可以责备的与不可以责备的人

    >>> 十一、责备的斤两

    一、责备的意义

    责备即责望,责问,责难,责成,责善等要义,总而言之,谓之责备,意义就是责难务备。备,就是预备,筹备,戒备,具备,储备之别。责之完备,本来是常人所不能责,更是不能受的事,但要至于至苦,追求至贤的地步,就不能舍去备字,所以责备两字连成非常宝贵。

    听道读书,无非因我缺乏太多而不全备,以求责言,好补我之不备啊!但是"读书多身体疲倦","听道多""随流失去",仍有责之难备的缺乏。所以,责成是从多方面来的,才能"广大悉补",因此有值得研究注意的必要。

    甲、明责强于暗爱

    经上说:"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箴27:5),真的,当某人有某种需用责备的事,以至招人不喜悦,不论你怎样夸奖他,也无济于事,不如你指责了他当责的事,使他悔改了,他自然会被人喜悦。当某人沉溺在罪中,你虽然爱他,不舍弃他,但不如当面责备他,使他悔改,更显得是永久的爱他。

    乙、责备胜于谄媚

    经上说:"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箴28:23),责备的话,当时多是不被人喜悦的,只因是有生命的责言,等到后来,反因昔日责言而成器,就必生一种感谢的心而感谢昔日责备他的人了。

    谄媚的话只是叫人当面欢喜,也许一欢喜就忘乎所以而生非了,成了一切坏事的动力,以致于失败,被谄媚的人后来必定恨恶先前谄媚他的人。经上说:"谄媚的口,败坏人的事","谄媚邻舍的,就是设网罗绊他的脚"。(箴26:28;29:5)。

    丙、愚人歌唱不如智者的责言

    经上说:"听智慧人的责备,强如听愚味人的歌唱"(传7:5)。歌唱,本来是人人乐意听的,但污秽和无意义的歌唱,或无益于人的歌唱,无论他的声调怎样铿锵,动听,美妙,都可以算是愚昧人的歌唱,等于捕风捉影,不值得识者赏悦。

    责备根本就是好的东西,若从智慧人口中吐出,那就更有价值了。既配称为智慧人的责备,必是"话合其时","切中时弊","按时分粮"的给人生命,所以应当喜乐爱听。反之,若从愚妄人口中吐出,他虽想"东施效颦"说责备话,却是"牵强附会","妄加武断","使人心碎"(箴15:4)。

    二、责备的目标

    达到人人,事事,物物都无可指责,如此,才为责备的目标。并且坚持这个目标,直到"主耶稣基督的日子"(林前1:8)。在接人待物方面,"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腓2:15)。在言语方面,"纯全无可指责"(多2:8)。在行为方面,"毫无玷污无可指责"(提前6:14;彼后3:14)。在敬虔方面,"是何等圣洁公义,无可指摘"(帖前2:10)。在意念方面,"没有瑕疵,无可责备"(西1:22)。

    这是一个公例,是一个公共的目标,不但限于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多1:7)每个真神的儿女都当如此。所以经上的教训都是说"你们""你们"二字,也说要"嘱咐他们无可指责"。

    "无可指责"也就是"完全"的意思,主耶稣也是这样期望的说:"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他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神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帖前3:13)。这在人看是何等难的责任,是何等远的途程——直到主来。但经上是怎样应许的呢?是说:"愿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 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那召你们的本是信实的,他必成就这事"(帖前5:23)。"凡诚心愿意的都能意诚大功"。阿们!哈利路亚!

    三、责备是属两方面的

    受责与责人,这是责备的"两刃利剑",不是偏面的单刀,在责备人的时候,也责备自己,并且"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或者说:"责人备,责己务备"。因为责人备则为责难,难重则延,敢无所成。有那些只责人而不责己的人,其指头应当"除掉的"。这么说来,不是把责备的"备"字先用在自己的身上了么?不,不是的,保罗说:"用各样的权柄责备人",可见,这个"备"字也当用在别人身上。并且责人是很有学问的一件事,当知道什么人可责,什么人不可责;什么人当轻责,什么人可严责;什么人当用榜样行为的暗责。这样,"责练得通达",责人也可说是完备了。

    四、责备原则

    责备是含有企望成功的一种意思的举动,父之与子,师之与徒,长官之与属员,夫妻之与夫妻,朋友之与朋友,神之与人,教牧之与信徒,都有很深的愿望才责望他们,责成他们。经上说:"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3:19)。所以,责人,受责都应站在这条正义的出发点上,莫怀其他的私欲才好。出于正义的责备到来,就是爱力的到来。也可以说,施责就是施爱。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箴3:12)。

    五、责备的益处

    经上说:"听从生命责备的,必常在智慧人中","弃绝管教的,是轻看自己的生命"。"听从责备的却得智慧。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训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箴15:31-33)。又说:"领受责备的,得着见识"(箴15:5),"弃绝管教的必致贫受辱,领受责备的必得尊荣"。(箴13:18)。领受责备就是谦卑的明证。

    见识,智慧,尊荣,生命都是基本的愿望;愚妄,贫困,恼怒,死亡,都是人基本憎恶的事情,但空空的怨憎是无济于事的,其取舍的基本方法,在乎领受责备与否。

    "杖打和责备能加增智慧,放纵的儿子,使母亲羞愧"(箴29:15)。领受师傅的责备,就增长学问;领受技师的责备,就得着技能;领受父母责备,就体现为君子;领受真神的责备,就能作完全人。

    领受责备的都不是死心的人,必定是有心人。所以,能得到圣灵浇灌的益处,是一切益处的总则。

    智慧人平时愿与指责的人同在,此所谓"与友不如己者";败类之子常愿与夸奖自己的人同在,正是滥交有损,毫无益处,是终不成器的。所以,越是聪明的人,越愿受责备,越受责备就越加增知识(箴17:10;19:25)。真是"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路19:26)。真神,救主,使徒,圣徒都有很多责备人的言论,这也证明责备是一件有益的可行的大事(亚3:2;可16:14)。领受责备是与自己有益,施责与别人有益,何乐而不为呢?

    六、不接受责备的恶果

    "违弃责备的,便迷失了路"。(箴10:17)原来,人一切的动作在进行期间,都如同走路,差之分毫,谬之千里。责备就是指路牌。谨守训诲的乃在生命的道上。"恨恶责备的,却是畜类"。(箴12:1)

    说到人能变成畜类,经上也有详示(彼后2:12),而且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人不能强于兽,……都归于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传3:19-20)

    世人与兽的中间,还有一种是树木,经上说:"树倒何处,就存在何处"。(传11:3)这无非是形容一般麻木不仁的人吧!

    按这"人、树、兽、"三等来说,能领受责备的就是人,恨恶责备的就是衣冠的"兽",那些分不清责备与否者是死"树"了。

    人所异于禽兽的地方本来很少,不过人行走是在道上,兽行走是不一定在道上,并且把人善意的责言,当作恶意的讥笑,甚至践踏珍珠,反过来咬你。以此焉有不迷失真道之理?凡不接受责备的人,终必懊悔自己,因他几乎落在诸般恶中(箴5:12-14)。总而言之,恨恶责备的必是亵慢的人(箴15:12;13:1)这样的人不能算是人吧。

    七、责备与羞辱

    在我们受责备的时候,总要认为是荣耀到来,不是来了羞辱,经上说:"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14:34)可是人有罪恶必定受到责备,在受责备的时候,若不把尊荣光照羞辱,就不能免去罪恶的结果,更不能把羞辱变为荣耀。所以罪恶是羞辱,责备是荣耀。

    若是神、人责备我们的时候,便以为这是了不起的羞辱来到,反不求诸道,不能逆来顺受,不能闻过则喜,不能认为是幸事,那必是一无所成的人了。 在我们责备人的时候,是要合乎"责备原则"的,没有故意羞辱人的意思,所以经上教给人一个方式说:"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太18:15-17)凡认明羞辱人而责备人的,必遭羞辱,以慈爱责备人的,必满有慈爱;以责备为尊荣的,至终必得尊荣;以责备为羞辱的,至终必得羞辱。

    八、责备、毁谤、论断和咒诅

    毁谤,论断多是无中生有,或是加枝添叶的事,并且是背地所说的,或是司空武断的,都为真神所不许。经上说:"不要毁谤"(多3:2;犹10;诗15:3;太5:11)又说:"不要论断人免得被论断"。(太7:1;林前4:5;各4:12)

    论到责备就说:"用各等权柄责备人"(多2:15)因为责备是公开当说的话,是出于有益的好言,是站在爱的立场上,绝对与毁谤,论断不同的。

    宁可把毁谤和论断当作责备来接受,万不可把责备认为毁谤与论断而拒绝。

    对人呢?只可以责备于当面,不可以论断于背后,更不可毁谤于无中生有了。

    可是咒诅呢?倒是可以当面,可以背后说的话,不过在说话的口气方面非常不同,在动机与语气中自然也不一样。所以经上说:"只要祝福,不可咒诅"(罗12:14)因为咒诅与赞美的话不是出于一个源泉(各3:10-11)咒诅是无指望的口气,宁可把人家对我的咒诅当作责备,不可昧心把自己咒诅的意念当作责备说出来。

    九、责备的程序

    我们对别人不可轻易责备,自然别人也不会对我们轻易责备,按着保罗吩咐提摩太的话说:"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4:2)

    总要在这个人身上忍耐等候他,使他自己有上进的机会,不能时再用各样的教训间接教训他。这样又不成时,就可以直接责备他,再不成的话,不要失望,可以引用别人不受教而失败的事警戒他,仍不成,更要劝勉他,使他至终达到预期的指望。按顺序适用以上各等方法去实现,忍耐到底,必有成效。

    其程序也可是先"劝勉",次用"警戒"再次则"责备",最终仍循循然善诱之,教训之,所谓"向众忍耐之,听真神亲自叫他生长了"。语云:"不教而杀谓之虐"。我说:"不教而责谓之怠"。各人的资才不同,如同孔门中只有颜回一人不二过,至于孔夫子到七十岁才"从心所欲不逾矩"呢!我们每逢责备人之时,若能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就能体会到这几个程序的先后了。语云:"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就广义说,杖责,斥责,责打,责罚都是责备的一种方式,大概责打多用在主对仆人,父对子,责罚多用在真神对人,官府对百姓吧。责打与责罚本是责备的更加严格的程序之终点。经上说:"人屡次受责罚仍然硬着颈项,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箴29:1)。大约责备是属于口头的,责打与责罚就成为物质与行为的了,这是已经停止了责言或边打边责的状态,然而恨铁不成钢的爱意仍为其主动的力量。正如经上说:"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撒下7:14-15)。至于夫妇,朋友,弟兄,灵胞,只能劝勉,警戒,责备,不能施以责打,责罚。受责打,责罚也不能一律,有的明知故犯,就多受责打,那不知道的就少受责打(路12:47-48)

    耶和华说:"你末后必有指望,你的儿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我听见以法莲为自己悲叹,说你责罚我我便受责罚象不惯负轭的牛犊一样,求你使我回转我便回转,因为你是耶和华我的神,我回转以后就真正懊悔,受教以后就拍腿叹息"。(耶31:17-19)

    十、可以责备的与不可以责备的人

    语云:"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照这样想下来说,就成了"可以责备而不责备失责,不可以责备而责备受责"。

    经上是这样说:"指斥亵慢人的必受辱骂,责备恶人的必被玷污,不要责备亵慢人,恐怕他恨你"。"要责备智慧人,他必爱你,教导智慧人,他就越发有智慧,指示义人,他就增长学问"。(箴9:7-9)又说:"一句责备话,深入聪明人的心,强如责打愚蒙人一百下"。(箴17:10)"鞭打亵慢人,愚蒙人必长见识,责备明哲人,他就明白知识"。(箴19:25)

    聪明人,智慧人和义人是配受责备的,恶人,罪人,亵慢人都是不应该享受责备的。

    有益于人有损于自己的言行都可以说,都可以作,若有损于己而又无益于人的言行就不应该说,不应该作。"对恶人说你是义人的这人万民都必咒诅,列邦必憎恶"。(箴24:24),"刑罚义人为不善,责打君子为不义"(箴17:26),又说:"定恶人为义的,定义人为恶的这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箴17:15)恶人是指专会作恶,不会作好事的外邦人说的。

    亵慢人不但自高自大,更能传染别人,在这一种人,亵慢人最坏(箴29:8)。"心骄气傲的人名叫亵慢,他行事狂妄,都出于骄傲"(箴21:24)。

    由于亵慢已成了亵慢的人是没有再回头的指望了。所以"不听责备","不爱受责备,他也不就近智慧人"。(箴15:12;箴13:1),圣经上也就不叫我们再责亵慢的人,只叫他们受到刑罚(箴21:11;箴19:29)。

    责备聪明人智慧人和义人,不但无损于自己,而且有益于许多人,所以值得责备,是不致于枉费了功夫的。

    十一、责备的斤两

    经上说:"恶人若该受责打,审判官就要叫他当面伏在地上,按着他的罪照数责打,只可打他四十下,不可过数。若过数,便是轻贱你的弟兄了"。(申25:2-3)。

    这儿所说的恶人,是败坏人的比较词。因为他对某人作了该受责打的事,应该责打,而又因为是弟兄,就不可越过四十下的责打。这就含有责备斤两的意义了。

    人与人之间,关系不同,事与事之间大小不同,所以在责备人的时候应该注意轻重的斤两。

    谈到责备的斤两,似乎不是在书本上,笔尖上所能得着的,必须在知识和经验和圣灵所赐的智慧中所领略的,否则,只不过其枝叶而已。

    甲、不可责罚老年人 经上说:"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提前5:1-2)。老年人容易犯没有节制,不端庄,不自守的过错;老年妇人举止行动容易不恭敬,爱说谗言,给酒作奴仆(多2:2)老年人也许是年纪比我们长的,也许是地位比我们尊的,我们总存着一个"年幼的,应当顺服年长的"之心。如果看见他们有可责之处,只可多善劝,不可贸然轻视他的年纪与地位而严责他们,或者可在劝过若干次不听时,略略责备,谏正他,免得他老羞成怒未益先损。

    乙、应当严责的人 经上说:"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有革哩底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这个见证是真的,所以你要严严的责备他们,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多1:10-13)。一个能教导人的人还"不服约束"还说"虚空的话"还"欺哄人",正是应当用"严严的责备"的话,"堵住他的口",对这等人似乎"有他不为多,无他也不为少"的情势。他们教导人是因为又馋又懒,爱贪不义之财,并且是把"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这不但不能造就人,反能"败坏人的全家"。所以非严严的责备他不可。

    或者说对"人"则劝,因为他能通人情,一劝就醒。对"兽"就用严责,使他知道他是绝对不对的,直至使他驯服。至于对愚拙的象"树"一样的人,责备无用,劝也不懂,那只有听之任之而已。但若要在两者之中择一去做,还是用责备比较有希望吧!

    哈利路亚!阿们!

    分享到: